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1 day

 @夢のあと 


Chapter.9 Alice's Evidence


“喂爱丽丝,到你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新开已经站在法庭的证人席上了。


“有人偷走了我种的花。”说话的是红心王后,拿着权杖的御堂筋看起来很滑稽——新开努力憋住笑,视线移到边上的国王……实话说他有点脸盲,如果不是和王后同时出现,自己一定又会忘记石垣光太郎这个名字。

“红心王后在春天种了向日葵,夏天就要到了,向日葵却不见了。究竟是谁偷走了王后的向日葵,我要处决他。”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那只穿马甲的兔子先生又一次突然出现,这次新开是亲眼见到他开口说话——虽然不能确定对方真的发出了声音,但是的确有语言信号被传入了大脑:自己能听懂兔子说的话。它拿着一本日记本,一本正经地宣读着国王的起诉书。

“爱丽丝!”国王突然跺了下脚,发出的清脆声响把新开吓了一跳。然而重新把视线投向国王和陪审团的时候,新开突然发现自己正在以飞快的速度长高中。

“我不是爱丽丝!”新开也下意识地跺了下脚,却差点把半个法庭给拆了,木质的桌椅都因为他的跺脚而摇晃起来,就像地震一样。

“你对犯人有头绪吗?” 国王在逐渐变小——因为自己正在变大。新开觉得很烦躁,因为眼前的一切都显得莫名其妙,比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更要荒唐一百倍。

“不,完全没有。”即便如此,新开还是回答得小心翼翼。他的语气很平和,听不到不满。

“什么都不知道吗?”国王又问。

“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不叫爱丽丝,我叫新开,新开隼人。”新开重复着自己的名字,发现证人席上的福富……带着一顶之前从未见过、皇冠形状帽子的福富,正无表情地看着变大的自己。


“是他偷的吗?”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没有发话的御堂筋突然指了指泉田,被指名的泉田一瞬间从座位上站起来,拼命摇头。

“我觉得不是他。”新开淡淡地说。

“陛下真的不是我!安迪和弗兰克可以作证,我每天都忙着培养他们。”

“或许是毛毛虫把向日葵吃了?”评审团里不知道谁说了这样一句,大家又都把视线投向了在这个世界里也一样有着一头绿色长发的卷岛。

“不是他,今年春天我一直和毛毛虫住在山上。”说话的是东堂,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站到了卷岛的前面,把大半个人都挡住了。

“那到底是谁!”御堂筋显得很生气,但在新开看来他更多的是急躁,就像个丢了东西的孩子。

“不——是——我——”真波在人群中举起手,懒懒散散地说。老实说,因为长得太高,新开现在只能靠着……比方说“真波的呆毛”这样的象征来辨别每个人是谁。

“你到底是谁,爱丽……新开?”


即便穿着奇怪的衣服、自称柴郡猫;或者偶尔只有一个脑袋……荒北说话时的口型,新开看得清清楚楚。

“新……靖友?!你叫我什么?”

“SHI-N-KA-I-HA-YA-TO。”荒北抬起脸,一字一顿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喂,Ha-ya-to——”

睁开眼睛的时候新开看到了一个把校服穿得特别整齐的荒北,衬衫的领子处好好地打了领带,蓝色的外套像天空一样蓝,镶嵌着学校的标志。

“你终于醒了!毕业典礼都打算迟到吗笨蛋!”不等回过神,自己已经被对方从床上一把拉了起来。“快点,限你十分钟搞定。”

“啊……我做了个梦。”新开的嗓子沙沙的,不知为何有股情绪……让人特别想要流泪。

“你哪天不做梦?”

“不不不,我是说我真的,刚才做了个超级……奇怪的梦。”

新开一边说着,利索地下了床。

“有多奇怪?”

“大家都在,全成了不可思议的生物。”

“比如说我变成了猫?”


新开看着比平时帅了一百倍的荒北,想象他们几十分钟之后一同站在校门口最大的那棵樱花树下的画面。

一定像梦一样。



Never End.

评论
热度(16)
  1. 春になれabyssal-tra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夢のあと
    耶!写完啦!新开丽丝大结局,占个11点假装生贺!!!! 新开大大生日快乐!!!!!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