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4 days

by @夢のあと


新开的生日在夏天。


作为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生日,去年寿星接受了来自朋友们最深刻的“爱意”——因为那次恰逢考试周,在宿舍里进行的生日派对几乎是吵到楼里其他的同学上门提意见的程度。

新开整只脸被按进了奶油蛋糕里之后,突然就发了疯似的追着人亲,随着一声响亮的开门声,楼道里想起了啪踏啪踏的脚步声,和哇哇的叫喊声。

幸好住在他们这一层的都是同年级一些关系不错的同学,不仅习惯了他们,本身也是差不多的类型,通宵打牌、聚在某个有游戏机的房间里轮流玩之类的事,从二年级开始就是日常项目了。

黑田因为先前坐得离新开太近,所以第一个被亲到的就是他,被强制蹭上了半张脸的奶油,嘴唇上是新开嘴上的奶油,即便不是初吻,仍是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打击,半天都坐在位子上缓不过来。

第二名受害者是福富,虽然躲过了一记熊抱,仍是被已经化身恶鬼的新开抓起一把蛋糕拍在了左边脸上,甚至包括里面的水果都和某块滑下来的奶油一起沿着下颚落到了脖颈上。

东堂抓着挡着他逃跑路线的真波冲出了宿舍,让人不禁惊叹起爬坡组的应变能力。

而已经跑了两个来回的是荒北。

黑田终于在苇木场的帮助下把脸弄干净了。然而头发上的就比较糟糕,就算擦掉了奶油仍是粘在了一起,于是又用了同样是苇木场提供的发夹,把刘海别了起来,露出光滑的额头。他站在新开的宿舍门口,眼看着荒北骂着“混蛋别过来”,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然后是已经抛弃了所有形象的今日明星——箱根的直线鬼,真的不是传说。

于是在第二次经过面前之后,马上就要被追上的荒北放弃了在平地上奔跑,而是穿着拖鞋就跑下了楼梯。继而随着一记低沉的闷响,令黑田不禁捂住了嘴的是,新开直接从楼梯口向下跳去,结实地撞在了荒北的身上,双双摔了下去。

“新开前辈……”身边的苇木场发出难以置信的轻呼,这也是黑田心里此刻所想的。


混……

啊对不起,靖友是不是摔痛了,我玩得太过了……

先……从我身上下去!废柴四号!

遵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荒北的呼吸起伏惊人的剧烈,就在自己的胸膛之下,即使是背朝着他,仍是能明显地感受到,好像波浪一样的心跳,下巴撞在对方的后脑勺上,疼的要死的同时是蹭了一大片奶油上去。连新开本人都感到自己像个三岁的小孩,正在接受恶作剧的果实,并且做好了下一刻被对方踹到没法走路的准备,尽管事实上一点也不想被惩罚。

新开这次倒是没有拖泥带水,一股脑地从荒北的身上爬起来,然后向他伸出手,准备拉一把。

接触到对方手掌的那个瞬间,新开因为那份热度而出了一阵冷汗。


“你……们……”

新开走在荒北的后面,抬头看到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东堂,嘿嘿地笑了一下,一时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的心跳乱掉了。

从刚才开始,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在体内蔓延。这当然不是第一次和荒北肢体接触,甚至根本不算什么,一起去澡堂或是在更衣室里打闹都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明所以地……浑身的血液都在躁动。


拥抱的话,是第一次。

无论有意或者意外,这么清晰的心跳,还是头一回注意到。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7)
  1. 春になれabyssal-tra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夢のあと
    和伙伴们接龙真的超开心!(至少我玩得很高兴w)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