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10 days

by @虚数因果 3号机 


没出息的家伙。
从一开始,荒北就对新开得出了结论。

新开在附近人气很高,定食屋的常客也会在闲聊之间提起他的事情,荒北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在中学时期被发掘,高中毕业之后就成为了正式选手,颇具实力的他赢得几场比赛之后,现在也渐渐小有名气了起来,再加上那张英俊的脸,在为数不多的女性观众里可是掀起了旋风……

之类的。但是职业选手也好,拳馆的明日之星也好,在荒北看起来,这家伙只是个连自己的胃都无法管理的笨蛋。

当然这件事,大家也都十分清楚。

“隼人呢……是吧……”

“嗯,怎么说呢,这方面也没办法呐。”

“训练量本来就大,他又确实太喜欢吃,因此可没少受罪。”

“减重的时候简直是不忍直视的惨剧。”

常客们或是扶住了额头,或是把目光投向了天花板:“好几次差点失败吧,真是让人捏了把汗。”

不要招惹减重期间的新开隼人,似乎是这附近居民的常识。宛如冬眠结束的黑熊一般,会对任何食物都紧盯不放,还有根据些许的香味追到源头,吓哭了小孩子的记录——“减重鬼”,大家对这一时期的新开心有余悸。

自己似乎倒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边听着众人聊天一边端出餐点的荒北,随口说道:“这么痛苦的话,不要减不就行了。”

这个问题宛如震撼弹一般,瞬间整个店里就没了声音。

“怎、怎么了吗……”荒北也跟着愣住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拳击也是那个……有分等级吧?总是超重的话上一个级别就可以了吧?”

力度完全不同。

在大家的热心解说之下,荒北才知道自己的思路过于单纯。各个级别之间力量的差异是巨大的,所以反而要尽量减轻体重,下调级别,才能充分占据有利的形势。

“除了力量之外,速度和技巧也不可忽视,不能一概而论,不过体重却算是致命性的差别。”

以平均身高来说,新开已经超出了不少,所以要让他维持住自己级别的上限体重,是一项非常艰难的抉择。

荒北回忆了一下偶然看到的新闻画面,确实选手们展臂虽长,身材却都显得比较敦实,绝称不上高挑。

“顺便一提,隼人的级别……”

上限与荒北自己的体重几乎一样这一点,算是真正让他吓了一跳。虽说厨房工作也算是真正的体力活,荒北对自己的力量也挺有信心,可是他也很清楚,自己从外表上看起来就是偏瘦的类型,要让具有那样的肌肉体格、又与自己同样身高的新开也达到同样的体重,简直就是奇迹了。

而新开隼人已经数次完成了这个奇迹,并且还将继续重复这一过程……

“这也是一种修业啊,靖友君。”

发现荒北对着新开的固定位置发呆,老板轻轻咳嗽了一声:“明天好像就是称重的时候了,今天应该是做最后的调整吧。”似乎还会用上蒸桑拿之类的极端手段来消耗体内的水分,整个人都处于虚脱状态了吧。

“我没有……”

“那之后,应该会来店里了。”

正如老板所说,隔了几天,新开很少见地在营业时间坐到了店里。

“要点单吗?”

荒北瞄了一眼依旧穿着帽衫的青年,一扫之前的灰暗,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皮肤也变得有弹性了,衬托着那头红发愈发鲜艳。

“嗯……什么好呢……”新开专注地把仅仅一张的菜单翻来翻去。

“不是猪排饭吗?”

比赛的前一天来店里吃老板做的猪排饭定食,似乎是新开出道以来的习惯。

“今天的话,比较想吃味增煮青花鱼的样子。”

那是荒北在店里担任料理的种类,而新开会点的原因自然也不是偶然。

这家伙。荒北看着对方期待的眼神,还是暗暗咬牙切齿了一番:“味增青花鱼一份。”

“了解。”

“靖友,我赢了的话,希望靖友能答应我一件事。”新开那放低之后更富有诱惑性的声线突然出现在荒北耳边。

“为什么我要……”

“我想吃靖友做的猪排饭。”

“输了的话就滚出去。”荒北俯下身子,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

新开只是笑着,用手比划出了开枪的姿态。


次日傍晚,鼻青脸肿的拳击手来到了定食屋,对店员挤出了一个牵动了肌肉导致刺痛不已,露出的牙齿还缺了半颗的灿烂笑容。

“一份猪排饭。”

看着那张凄惨的笑脸,店员走回了柜台后面。

“真是个没用的家伙!”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