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14 days

by @虚数因果 3号机 


“今晚的月色……也很明亮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把脸隐藏在帽衫的兜帽之内的年轻人(推测)就在荒北靖友的面前,直接地、毫无准备地摔到了地上。

手里还拿着自家店门帘的荒北好青年迟疑了一小会,终于还是忍住了一杆捅下去试试的冲动,转身跟里面招呼道:“老板,有个人死在外面了。”

在得到了许可之后,首先放好了门帘的荒北抓起了对方的两只手,就着这个姿势把他拖进了刚刚打烊的店内。


“咕噜噜噜~咕噜噜噜~咕噜咕噜咕噜噜~”

新开是被已经不能再熟悉的、极度富有节奏感的肚子饿的声音吵醒的。睁开眼之后他发现自己被丢在靠墙的角落里,右脸颊正与桌面有着亲密接触,正对着的左侧则是高高的柜台与椅子,略显忙碌的两个身影,以及感官还有些迟缓却已经足够分辨出来、弥漫在室内的汤头的香气。

新开猛然直起了身。

“哦,醒啦。”其中一个人影带着几分不耐烦,把一杯冰水放在他面前:“点单。”

咽了一口口水,新开摇了摇头。

“啧。”对方不快地弹了下舌头:“我们可是已经打烊了,老板好心才让你进来的。”

得到的回应仍然是拒绝。

一阵异样的沉默之后,再度响起的仍然是空腹的吟唱。新开不由得低下了头,只用眼角的余光瞄着愈发拧紧了细长眉毛的店员。

“啊啊,烦死人了。”对方用力抓了抓黑色的短发,走回厨房区域端出了一副碗筷,放到了冰水的旁边。

“吃吧,这是员工餐,不是老板做的。”

新开再度艰难地咽下口水。碗里的蛋炒饭散发着热气,黄白相间中还点缀着些许应该是鳗鱼的碎末,在这气温逐渐上升的日子里格外诱人。

看见他迟迟没有动作,荒北以为他还没能明白过来,又再度补充道:“不收你钱。”

这次新开是真的苦笑起来:“我不是……那个……”

“哈?”

“我不能吃。”新开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目光里流下的汗,比刚才慢跑时还要多。

就在荒北瞪大了眼睛——这对经常因为三白眼而被人误解的他来说是希望努力避免的表情——思考面前这个苦行僧是哪里来的新型宗教骗子的时候,老板的笑声终于漏了出来。

“靖友君、靖友君。”老板一副笑得直不起腰的样子,趴在柜台上,拿出了一条毛巾,示意他递过去。

荒北仍然疑惑着,却仍然把毛巾传给了对方。

“谢谢。”新开迅速用毛巾擦起了汗,顺带捂住了脸——

“这家伙啊,不是因为没钱吃饭才倒在路边啦。”稍微控制住了一些情绪,老板解释道:“虽然很饿很饿是必然的,但是他确实不能吃。”

附近拳馆的注册选手,目前正在赛前的减重中。

“减——重——”

“就是这样,所以先不说吃饭,连水分的摄入都要控制。”

荒北望着那杯点滴未动,徒然在杯壁上凝结着水珠的冰水,以及从毛巾后面窥视着自己的拳击选手,捏紧了拳头。

“……抱歉。”新开小声地说道。

但是对方只是咬紧了嘴唇,全身都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颤抖。

“抱歉抱歉啊,靖友君,你才来几天还不知道,只是觉得你们俩的反应有点好玩。再说,也不能真的把隼人就扔在路边啦。”

“——出……”终于从紧闭的唇齿间吐出了些许言语的碎片。

“啊?”新开放下了毛巾,不知为何,用那双微微下垂的眼睛注视着店员的脸。

“你给我出去!”

大概是被新开的态度所激怒,荒北出手揪住了他的领口,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朝店门口拖去:“出去!”

“哎呀哎呀……好像有点过头了啊,对不起啊,隼人。”

看着这一幕的店主悠哉地感叹道,而半推半就的新开也举起手致意道:“打扰了,谢谢毛巾,我还会再来的。”

“不吃饭的人不准进店!!”

“呀,其实也不是我自己来的。”被扔出店外的青年一边眨眼一边比出了开枪的手势:“是靖友君把我带进来的呀。”

回应他的只有店门被狠狠带上的响声,以及老板“想不到靖友君力气也很大嘛,要是真的动手可不行啊”之类的闲话。

“砰。”模仿了枪声,新开搭上兜帽,继续向着月亮上升的方向跑了起来。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