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19 days

by @夢のあと 


变得大概有一层楼高的新开突然忧郁了起来。

如果可以一直长,长到重回地面倒也是新奇的好事,当然至于之后要怎么办他还没有想好。

然而下落的天井通道并不是笔直的。

所以当原先的桌面只到自己小腿的时候,新开撞到了头——倾斜的井壁就相当于屋顶,所以他不得不低下头、弯下腰……直到生长停止之后,他已经坐在了地面上。

“麻烦——借过一下,借过。”不知从何而来的说话声吵醒了新开——他也是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就这么睡着了,姿势也从坐着变成了横卧,然后眼见着一只……比蜗牛还要再小一点的兔子——那只穿着马甲的兔子,在他抬起手臂之后打开了门,嘴里念念有词地走了出去,神色还是和第一次见到时那样匆忙,尽管新开也不明白自己是从何处读出一只兔子的表情的。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新开不知道为什么哼起了这首和他的现状并没有什么关联的外国童谣。

伦敦桥为什么会倒塌呢——

兔子为什么会穿着马甲——

我为什么会掉进洞里呢——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喝了变小。

吃了变大。

兔子先生跑走的时候似乎念念有词地说着,“公爵夫人等了太久,她要生气了!”

刚才应该把它拦下来问个清楚的——新开这样想着,突然看到了地上有一把扇子和一副白色的手套,正是兔子出现的时候拿在手里的。

“哎呀,他掉了东西!”新开坐起来,用巨大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夹起那把扇子,然后试着摇了下。

脸上一阵清凉的风传来,明明是小到几乎看不见的扇子,可竟然会扇出风来,这也真是不可思议。

接着新开回忆起,兔子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用钥匙就打开了刚才困扰自己的小门。新开眯起一只眼,把脸贴在地上使劲向门的另一端看去:有亮光,可惜什么都看不到。他的脸大太了,门太小了。


我得变小。

这么想着,新开几乎是无意识地抓了桌上的一块蛋糕塞进了嘴里。“该想办法变小……咦?这手套怎么看着比刚才大了?”

新开把手套捡起来端详了几秒,然后惊呼了起来:“天啊,我在变小!”

他的确在变小,并且以刚才几倍的速度在缩小着。和先前不同的地方是,这回他的衣服没有跟着一起变大变小,正松松垮垮地下滑并且毫无规则地压向不断缩小的自己。

于是突然乱了手脚的新开一边变小,一边胡乱地拉扯着自己的校服衬衫不知该怎么办,慌忙间手臂撞到了桌上的酒瓶,他来不及去接——因为手脚被衣物缠住了,酒瓶从桌角滑下来,一阵炸裂的声响之后碎在了地上。淡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几近透明,有着浅浅的金色,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该不会是这把扇子吧?!”一阵混乱之后新开突然意识到使自己变小的关键——现在已经是一把很大的扇子了,新开的个子现在只有一半的桌脚高,就算不扔掉扇子,他也快要拿不住了。

而他的猜测十分正确,扔掉扇子以后他身体的变化慢了下来,然后终于停止。


“呼——”新开长吁了一口气,从自己的衣服堆走下来……然而没走几步就停住了,他发现了新的问题:那瓶被打翻的也许是香槟一类的东西,在门前形成的水塘对只有拇指大小的自己来说已经是个池塘了,并且正在向门内灌入。

“划船吧。”新开不知从何而来的冷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在已经没法穿上的巨大校服间跳上跳下,终于从裤子口袋里拽出一张糖纸来——那张纸现在刚好和自己差不多大,于是他在上面来回翻滚把皱褶压平,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大致搞成个威尼斯小船的形状,推到了“香槟海”里,然后自己跳了进去。银色的船身大概可以掀起航海界的新潮流,新开这样想着,划着同样用糖纸折叠后卷成细长型做的船桨,向着小门进发。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12)
  1. 春になれabyssal-tra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夢のあと
    所以说一天都不能拖……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