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22 days

by @夢のあと 


雨季刚过,清晨的空气虽然湿漉漉地还有些冷,但是似乎已经可以闻到夏天的味道,一种混合了植物度过春天已经长得茂盛的生长气息,弥漫在吸入的第一口气里。

初夏的天空很干净。虽说春困秋乏,但是荒北最近总有些睡不醒,所以当某个周末的凌晨——四点不到就被身边这个吃错了药的笨蛋失心疯一般叫起来的时候,如果不是怕动静太大吵到周围还在睡觉的同学们,他也许真的会一脚把新开踹到对面宿舍的门上。

“去看日出吧。”那个爬到自己床上,因为室内还暗着所以看不清表情的人这样说着。脸靠得非常近,好像一头毛茸茸的大狮子,只是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把人吃掉。

“啊?”

“走啦走啦,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现在过去刚刚好。”

“死胖子发什么神经……我要睡觉,快滚下去。”

“起来啦——”荒北抓起被子正想无视对方蒙头睡去,却被人用力地将整只手都握住了,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

还处在迷糊状态的荒北其实正半梦半醒,对这突如其来的拖拽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所以被新开这么一拉,几乎是从床上滚了下去。直到地面上发出闷响,总是被骂呆茄的男人迎面吃了一记手刀,这才看到荒北那张发火——好像大部分时间都会突然生起气来的脸。在这一点上新开觉得对方十分吃亏,因为相熟的人都知道,荒北实质上是个很温柔的人,温柔到像这样在难得可以休息的周六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偷偷溜进他的宿舍,再以野兽扑食的姿势故意翻上对方的床,用最夸张的方式把他叫醒。

这样荒北就一定会打他,而踹了他以后他们就扯平了——打扰人睡觉的坏孩子已经得到了惩罚,新开也可以继续说出他的下一步计划,比如说,骑着对方的小电驴,去湖边看日出。

在讨价还价方面荒北从来都是最后一名,也更加不是那个脸皮比他自己爱吃的宅急送披萨还厚的同龄人的对手。

箱学四号,背负着和鬼有关的校园传说。


…………


新开发现自己似乎没有摔伤以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他朝着头顶上方看去,果然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黑暗,漆黑一片,看不到头。周围虽然依然昏暗,不过落地之后的情况显然已经有了好转,很快他就看到了一条走廊,走廊的深处隐约还能看到那只奇怪的白兔的背影。

于是新开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新开隼人和新开悠人两兄弟的母亲是一位有点点粗心的女性。在新开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因为不小心误食了肥皂水,把家里上上下下吓了个够呛。好在只喝了一口,吐了一会又拉了肚子之后倒也就没事了,甚至连医院都不用去。

因为当医生的新开父亲经常会由于工作原因不在家,时常犯迷糊的年轻妈妈后来索性把所有不方便收起来的瓶瓶罐罐统统贴上了“毒药”的标签,并且再三叮嘱已经吃过一次苦头的小新开“千万不可以碰”“毒药喝了就会出事”“说不定还会爆炸”,这些恐吓一直持续到他上小学三年级,在自然科学老师的反复劝导之后,他才相信那些罐装瓶子里的会冒泡的饮料叫碳酸饮料,并不是会变出怪兽的毒药。

大概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段经历,新开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就非常爱吃,当然也很能吃。

所以在穿过走廊来到一间想比刚才简直亮到刺眼的屋子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放着的食物。

桌上有一架袖珍的黑色钢琴——那多半是个被做成钢琴造型的八音盒,生活经验令新开这样做下判定。然后他的视线停留在了桌上各式各样的点心上,奶油蛋糕、樱桃馅饼、果酱面包、菠萝、蜜柑,还有一只高脚酒杯,里面的金色的液体正散发着甜甜的果香。

“DRINK ME”——在杯子的底座上贴着这样的纸条,花体的英文字,写得非常漂亮。新开端起酒杯闻了闻,尽管离成年还差一点,不过他还是立刻明白了这里面装的应该就是酒。

反正也不是毒药——这样想着的新开端起酒杯,在小心翼翼地沾了一口发现味道十分好喝,便一口气把杯子里大概是的酒液体全喝光了。

“天啊,我变成一寸法师了!”面对着忽然开始缩小的身体,新开惊呼道。

然而他一点也不害怕,似乎还很高兴——他低下头看着身体的变化,思索着自己到底会缩到多小,是否会小到看不见,随后消失。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9)
  1. 春になれabyssal-tra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夢のあと
    差点就要来不及……好险!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