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al-trap

Shinkai's Wonderland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24 days

by @夢のあと 


Chapter 1. Down the Rabbit-Hole


新开被夏末照进教室里的阳光晒得连打了三个哈欠,眼看着就要昏昏欲睡地倒在课桌上,但是他连书本都还没打开,如果就这么睡的话一定会很不舒服——没有书枕,以及很有可能会发生口水横流的不雅画面。

所以他努力用意志力不让自己的脸碰到桌面,伸出手撑住了被晒得已经有点发热的脑袋,视线突然停留在前排同学的课本上。

密密麻麻的英文字,好多不认识。

“dream a dream.”

他终于还是找到了一个认识的词组,并且在心中默念了出来——随后困意又颠覆着涌上来,开始扯他的眼皮。

迫不及待地想把黑暗送给他。


“喂,Ha-ya-to——”迷迷糊糊的时候,新开突然听见有人叫他。于是睁大了眼睛向四处张望,周围仍和刚才一样,教室里很安静,静得甚至令人有些不自在。

高中最后一年的暑假,大家都仿佛经历了什么,总觉得自从开学以来班上的气氛就和过去略有不同。说不上具体是哪,倒是有点像是要去参加比赛的感觉,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弓拉着,在教室的上方拉出一条饱满的半圆弧。

“要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声音又响了起来,无法判定和刚才是不是同一人发出的。这令新开感到有些不明所以,所以更加想要找到声音的来源,而与此同时他突然感到腿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只兔子,擦着他的裤腿跑走了。

新开忘记了吃惊——他应该至少惊讶一下的,不论是在教室里看到兔子这件事,还是兔子用两条腿跑步……更神奇的是,那只兔子穿着西装马甲,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块表来看。

那毫无疑问是一只兔子,尽管似乎不是他养的兔吉,然而就算它和其他大多数的兔子不太一样,从外形来看仍然是只兔子。新开看着它从半开的门里跑了出去,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还在上课的现实,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而是站起来跟着跑出了教室。


兔子穿过走廊,新开紧跟着它,而至于为什么没人叫住自己,好像已经没有了思考的意义。


箱根学园的周边基本上算是被绿树包围着的,因为快要到秋天,蝉叫几乎是不分昼夜地在耳边喧嚣。新开追着兔子跑进小树林,然后不知是脚底打滑还是冲得太快来不及停下来,总而言之毫无防备地、在兔子突然消失之后,跌进了一个洞里。

新开去过游乐园,像过山车这样和重力有关的游乐项目他当然玩过;高中物理虽然学得不怎么样,人在坠落的时候会加速这点他还是明白。然而他的周围虽然黑咕隆咚,却感受不到下降时的速度——太慢了,风声很小,小到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掉进洞里了。

渐渐适应了环境之后,新开慢慢睁开先前条件反射闭上的半边眼睛,洞壁上似乎有什么,但又仿佛是幻觉。他渐渐能确定自己确实在下落,只是比想象中要慢,慢许多。然后他向下看去,是一大团黑暗。


新开在一片漆黑中伸出手——不知为什么,周围明明没有变亮,但随着自己手上的这个动作,却可以看清壁上的东西了。

有了参照物以后就能明白,原来自己下降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比电梯慢比摩天轮快,他没有坐过降落伞,所以不知道和那个相比哪个更快一些。

同时,新开这才想起来,自己身边既没有带手机,也没有带手表,更没有指南针或者水和食物,如果接下来要经历什么生存考验……可他现在一点也不紧张,如同掉下洞或者索性再早一点,在看到那只不同寻常的兔子的时候那样,无论发生什么他好像都能马上接受,不会产生怀疑,没有恐惧,只有好奇和更深的乐观向的好奇。

五秒以后,新开看到了一副棒球手套,再远一点的地方是球棍和球,但是因为自己是处在下降的过程中,所以想要去抓住球棒的时候已经晚了,于是急忙改变目标,转而去拿那副手套。

而拿到面前的时候,新开才发现这双手套已经严重磨损,用破破烂烂来形容都不为过,好几处破了洞——别说接球了,大概还不如空手来得有用。

难不成是被人丢到这洞里来的?新开抬头向自己掉下来的洞口望了望,他记得自己已经转过几个弯道,并非笔直地向下坠落,所以看不到天、或者一丁点的光亮,一点也不稀奇了。

于是新开把手套扣在了后来看到的某只花瓶上,并且又发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墨镜、米奇闹钟、扫把、空了的可口可乐塑料瓶,还有银色的尖头皮鞋。

而后,伴随着从屁股上传来的一阵阵疼痛和沉闷的撞击声,经过漫长下落过程的新开终于落地了。


脚边是一些树叶。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9)
  1. 春になれabyssal-tra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夢のあと
    "Shinkai's Wonderland" ——Shinkalice生日企划!总之就是自嗨!深海

© abyssal-trap | Powered by LOFTER